搜索:
     
    摄影创作构思之我见
     
    作者:汤晓祥 发布时间: 2017-06-19 10:32:57
     
     

      构思,是指艺术家在创作过程中的思维过程。辞书解为“做文章或制作艺术品时所用的心思”。它包括选取题材、酝酿主题、考虑结构、运用表现手法等内容。摄影创作中的构思,是指摄影师在获取影像时,运用自身的审美标准、价值尺度和摄影技法,对客观影象进行取舍和再现的过程。


      一、主题意蕴是摄影创作构思的核心


      摄影作品主题的提炼,不仅涉及到摄影家的知识能力、文化学养、审美取向、艺术造诣、摄影技能,而且其道德观念、思想倾向、生活态度、社会认知、价值取向等,对作品主题都有着及其重要影响。面对千姿百态、纷繁复杂的生活素材,摄影家首先应当思考的是拍什么、怎么拍,这就是构思,也是在寻找主题和表现方法。虽然这时主题还不太明朗,但经过摄影师的判断、概括、选择、提炼,主题并会逐渐凸现。


      有人认为,产生成功作品的条件,一是靠技巧,二是靠机遇。也就是说,只要有较强的驾驭设备的能力,又能碰到好的机会,就能拍出好作品。我认为,这种认识有些片面。摄影实践的成功经验表明,一幅优秀的摄影作品,关键不是技巧和机遇,而是要有鲜明而深刻的主题。摄影家袁毅平先生历经数年、呕心沥血,构思于天人之间,游历在云霞之中,用心灵深处的真情呐喊,磨就了一幅震撼人心、风云喷薄的《东方红》,气势恢弘的画面深刻揭示了“东方崛起了一个新中国,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”这一重大历史主题。正是由于作者把技巧和机遇,煞费心机地运用于烘托主题,因而产生了强烈的视觉震撼效应,使有限的画面容纳了浩瀚的历史空间,表现了丰富而深刻的精神内涵,展示了摄影作品独特的艺术魅力。我们可以想象,倘若这幅作品没有袁毅平先生的精心构思,没有作者的真情注入,恐怕只能是一幅平庸之作了。因此我们可以说,主题不明确,构思不精巧,立意苍白、缺泛内涵的作品,尽管形式再美,最多也只是一个美丽的外壳。


      摄影作品的构思,要求以客观事物作为基础审美意象,是作者的情感注入被摄对象的关键。面对相同的一个事物,艺术构思过程中确定的主题不同,表现出的艺术形象也绝然不同。同样是表现月亮,亚当斯将它表现得玉洁冰清,而白川义员却赋予它浑天耀目的流光异彩。造型艺术是通过物质材料在三维与二维空间中,以形体构成,光色调配,明暗对比,线条组合等手段,塑造出直观可见可感的艺术形象。这类形象不是对事物的机械记录与描摹,以期模制出“类似物”,而是一切要从表现视觉形象的需要出发,采集生活中生动鲜活的形象原型,寻求最适合表现主题的技术元素,适度而有分寸地运用语言媒介来塑造形象,用外在的手法把内在的精神表现出来,通过“形”、“神”的和谐统一,来反映生活的本质意蕴。摄影艺术同样是这个道理。我们的摄影作品,能否以完美的艺术形式、深邃的思想内涵,表现出主题鲜明、独树一帜的艺术影象,这与摄影家的情商、智商、世界观、方法论,以及把握客观世界的能力等综合素养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。说白了,就是“功夫在摄影之外”。就摄影搞摄影,永远只能在光与影、器材与技术狭隘的小圈子里徘徊。武汉有个工人摄影家,手持国产“海鸥”30多年矢志不渝地拍摄身边鲜活的题材, 用简陋的相机创作了大量反映普通工人生产生活的作品,获得了巨大成功。他从不跟风追影、云游四方去浮光掠影地捕捉时尚。认准一条道,紧扣一个题,植根于生活,取材于生活,在自己熟悉的生活中挖掘主题、提炼主题、丰富主题,是他取得成功和得到观众认可的秘诀所在。有关摄影组织为他专题举办的《“海鸥”飞翔三十年》个人影展引起良好社会反响。因此,如何走出误区、摒弃浮华、选准主题,站在历史与时代的高度,确立关注社会、体察民生的情怀,用蕴涵鲜明主题的生动影象,揭示生活的本质,反映时代发展和社会进步的真实风貌,是摄影家应当认真思考和切实解决的重要课题。


      二、情感与想象是摄影创作构思的灵魂


      情感和想象,贯穿于摄影艺术创作的全过程,是摄影创作构思的灵魂之所在,是摄影家艺术修养和综合素质的集中反映。


      黑格尔说:“美,就是理念的感性凸现”。美有两个要素,一是意蕴,二是形式。 美,就是在这两个因素的高度统一中显现而出的。情感与想象是产生理念和感性的基本心里反映,是缔造美感的初始动因,它们之间是相互依存,相互作用的。如果我们表现的影象只有主题,但没有情感和形式,这样的影象也只是概念化的、缺泛灵魂的影象。艺术形象的雏形是艺术家对生活进行长期观察、体验、分析研究的产物。艺术形象的具体酝酿是艺术家在对生活进行反复研究的过程中,被现实中的某些事物、人和社会现象所强烈吸引,从中领悟到了某种价值和意义,进而产生丰富的想象和情感,此时,艺术家并迸发出强烈的创作激情,艺术创作才能真正开始。艺术构思在感受与理解统一的基础上产生,达到对生活的现象与本质、个别与一般相统一的准确把握,这是艺术形象化过程中的一个重要思维过程。在这一过程中,感性比理性更加重要,摄影家在深入探究一般的同时,又在精细地感受个别。作者在艺术构思中,努力选取那些既生动、又反映一般意义的典型影象,将自己的想象和情感融入作品。


     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,波兰藉著名摄影家尤素福.卡希被邀请去为邱吉尔拍照,以此表示英国人民无惧于德国法西斯的淫威而坚持抗击到底的决心。卡西事前查阅了大量的资料,设想了多套拍摄方案。在加拿大总理的帮助下按事先的安排,赶到议长室并准备好拍摄现场。邱吉尔到了那里,平静温和地坐在椅子上,习惯地吸着雪茄。邱吉尔这副神态与人们印象里的“战时首相”的形象不太相称,卡希观察了许久,他脸上一直没有那种冷峻而严肃表情。具有丰富拍摄经验的卡希急中生智,冷不防一把夺下了首相嘴中的雪茄烟。毫无思想准备的邱吉尔,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所激怒,顿时瞪大了眼睛,左手叉腰,现出愤怒之态。刹那间出现了合乎摄影师理想的表情,恰到好处地表现出“老狮子”那不可制服的坚韧性格,卡希不失时机地按下快门,使形象主体的个性得以鲜明的表现,使作品达到了预期效果, 摄影家的情感也恰倒好处地融入了作品之中。


      三、摄影创作的构思对摄影作品的影响


      艺术作品能否从外部完美的形式渗透深刻的思想内容,综合运用各种创作手段,创造出独树一帜的艺术作品,这是一个艺术家构思能力的体现。在摄影创作中,我们可以把创作构思的能力归纳为三种层次。第一层次,所谓“看山是山、看水是水”的状态。常见于那些热心创作的初学者。能够发现美,并有把自然美转化为艺术美的企图,但并不具备将自然美转化为艺术美的能力,只关注和表达作品的物理特性、作品制作材料或是精确控制材料的物理性技巧。第二层次,进入了“看山不是山、看水不是水 ”的境界。有一定创作能力的摄影师,在一定程度上掌握了自然美转化为艺术美的要素,并能使用必要的艺术表现方法,在创作中注重摄影本体语言的运用,比如拍摄距离、角度、空间透视、光线运用、画面影调、影象构成、主题立意等等。他们的作品基本具备美的要素,可获得一般审美层次上的人的赞赏,但专家和高手解读起来,感觉缺乏内涵和深度。第三层次,进入了“看山似山非山、看水似水非水 ”的含蓄境界。这是名副其实的摄影艺术大家。他们不是在观察、感受对象后,复制出与客观影象相似的作品,而是通过想象把自己对客观影象的感受和理解,进行整合、溶解、提炼,捕捉能反映思想情感的最具特征的形象,重新思考并运用恰当的表现手段,创造出新的主题和内容。这时,自然物象只是为摄影艺术家的创造新形象提供线索,为新的主题和内容提供载体。一幅真正的摄影佳作其艺术形象在形式上是最为单纯、质朴的,但能折射出作者的哲学思考,文化高度和艺术修养。这样的作品,方可达到“寓深邃于浅表之上,融含蓄于率真之中”的意境。


      当然,构思在创作过程中并不一定会出现固定的模式和机械的概念,更多的还是摄影家凭借深厚的艺术修养和扎实的实践功底,依靠长期积累的艺术感觉,在瞬间激发出的强烈情感和创作冲动,这就是所谓“厚积薄发”。

     
    (新闻来源:艺术家提供)